A Will to Travel, A Way to Discover: 駐足布魯塞爾廣場

仔細一算,自己已經足足兩年沒有出境旅遊了,對於我這種半年不外出「透下氣」就難受的人來說,真是一段漫長的時光。轉念一想,當日子回復往常,我第一個想去的地方會是哪裡呢?大概是布魯塞爾。

你必然問,聽起來一點都不特別,為甚麼是布魯塞爾?很多人第一次出行歐洲,並不會把布魯塞爾列在必遊城市中。但它其實是歐盟主要行政機構、北約等眾多重要國際組織的總部,素有「歐洲首都」之稱,一點都不「邊緣」。

不過確切地說,我想去的地方是布魯塞爾廣場。上一次停留在布魯塞爾廣場的時間,是2015年的12月31日。聖誕集市和人們要想把節日氣氛推向高潮的情緒一樣,絲毫沒有撤離的意思。巧克力、餡餅、熱紅酒、精油……散發的香味和色彩繽紛的創意小手工藝品混雜一處。我走進集市的瞬間,便覺自己掉進了萬花筒。彼時歐洲尚未由新歐債危機的陰影中走出來,流連在這個歐洲首都的城市廣場,免不了撞見各種流浪漢,甚或小偷。他們夾雜在人群中,是眾所周知的潛藏風險,但誰都絲毫不願意錯過這一年中最歡愉的光景。以此比照當下歐洲人對待新型冠狀病毒的態度,似乎便不那麼難以理解了。從傍晚時分逛到入夜,氣溫越來越低,可是廣場的空氣卻因為人流越來越密集而變得更加溫潤了。

晚8時,廣場燈光秀的音樂準時響起,四周的建築瞬間成為了光影的舞台。一座座房子像被彩色玻璃紙包裹著的糖果,透出誘人的輪廓。那些佈滿銅綠或漆成金色的雕塑,由此多了幾分表現力。數不清的門楣和窗簷,分開來看都談不上考究,然而弧形的、方塊的、三角的幾何圖案鋪陳在一起,又顯得錯落有致。這些房子從前大多屬於各個行會,開間狹窄,但進深很長。追溯起來,大概是因大航海時期的稅收制度:那時商鋪需要繳納多少稅費主要取決於門面大小。因此較小的門面、狹長的進深、上宿下鋪、前店後坊成為了商鋪最經濟的功能設計。這讓我想起廣州的騎樓,不止驚訝於前人智慧,還有雖相隔萬里之遙,但以相類似的思維方式解決問題。可見並不是所有文化差異的藩籬都那麼不可逾越。Where
there is a will, there is a way。

廣場中儘管分佈著哥德式、文藝復興式和巴洛克等不同風格的建築,但我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集中在市政廳。無論是建築高度,還是繁複、密布的雕塑,都暗示著作為整個廣場最重要的建築物。市政廳旁邊的天鵝咖啡館也是不容錯過的,那是馬克思的《共產黨宣言》誕生之地,不時吸引各色遊人駐足張望。至於咖啡,確是沒有當地的啤酒出色,我相信大仲馬也會同意我的判斷。

有一瞬間,我突然意識到腳下這塊經過600多年歲月打磨的石磚很可能是當年雨果站著發表演講,呼籲人們建立「歐羅巴合眾國」的那一塊。又或他構思《悲慘世界》文思受阻時,在廣場踱步流連經過的那一塊……那些平凡卻仍閃閃發光的時刻彷彿從未遠去,在人來人往中凝固,比燈光秀更為璀璨奪目。

這是一個駐足多長時間都不夠的地方,希望我們能很快再見,八月鮮花節可以,歲末也很好,這樣便可彌補上次未能在廣場跨年的遺憾。

/upload/article/166685608469184.jpg

/upload/article/166685608474530.jpg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